阿禾

【全职高手/双花】Telepathizer

1.
冬日。夜晚。路灯昏黄。
张佳乐向手心呵了口气,有些狐疑的看着面前冷冰冰的防盗门。
这号称通灵者的门怎么一点神秘气息都没有,他想。
好歹也该是个裂缝横生的木门什么的啊。
他抬起手正准备按下门铃,门倒是吱呀一声,神神秘秘的开了。他探头看去,门里漆黑一片,只有一星像是烟头残留的光,明明暗暗。
“有人吗?”他定了定神,像电影里一样以询问的方式给自己壮胆。
“呵呵。”黑暗里传来一声轻笑,一只手伸过来在张佳乐耳旁,啪的一声,白炽灯的光溢满了整个房间。
张佳乐眯起了眼睛,突如其来的光明让他不适。待适应了光线,他才打量起这个小小的店铺。
实木书柜,杂乱的放了些像是文件的东西;一个大写字桌,他看见上面有两个冒热气的茶杯和那个烟灰缸,而桌后只有一个人。
那人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,在老板椅上转着,刚刚开了灯后也只是微微抬了个头,示意他在对面那把椅子上坐下。
“给人写信啊,”那人问他,“写给谁啊?”
“写给,”他垂了垂头,“一个女孩。”

2.
孙哲平是个通灵者。
他能看见死去的人,从小没人信,慢慢就懒得再去解释。离了家自己打拼以后,因为帮自己同事给车祸丧生的弟弟传了口信,那个弟弟给他同事托梦,此事一经传开,他被塑造的神乎其神,人人敬而远之。他干脆辞了工作,租了间小小的临街店铺,像事务所一样,对外称能给与死去的人写信,来的人不多,可一单的价钱就够他一个月的开销,混的倒也不错。
上周他遇见了叶修,一个自称也有特殊能力的家伙。
那人在他锁了店铺的门时懒洋洋的倚在路灯柱子上,叼着烟毫不掩饰的打量他。
“看什么。”孙哲平扫了他一眼,也没准备理睬,脚步不停的走过那人旁边。
“呦,”那人倒是惊奇,“你看得见我啊?”
孙哲平满头黑线,腹诽着这人大概是个神经病,加快了步子。
“哎!”那人顿了顿,若有所思,“你是不能力者啊?有特殊能力那种。”
孙哲平愣了下,回过头狐疑的看了看那人,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因为我也是。”那人嘴里的烟燃尽,掏了掏兜摸出打火机和烟盒,烟盒似乎是空了,孙哲平看着那人的表情一下变得半死不活。
“简单的说就是我会隐身。”
“前一段时间发现有时周围人都看不见我,吓坏了不少人,后来慢慢会控制能力了,但有的时候不行。目前还在摸索,网上查了点资料,大概知道特殊能力对其他能力者无效,你既然能看见我,所以我猜你是。”
那人眯了眯眼,又打量了他一遍。
“你的能力呢?”
孙哲平没回答,盯着那人像没睡醒的眼睛看。那人倒也不恼,还伸手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。
“叶修,幸会。”

3.
从那之后叶修就常来了。
常来不说,还蹭他的烟,喝他的茶。
“你怎么查的资料?”孙哲平托着腮在本子上漫无目的的划拉。
“网上呗。”叶修还是懒洋洋的样子,吞云吐雾的间隙回了他一句。
“你搁网上说这谁信啊。”
“废话,你发帖来个我会隐身了怎么回事,肯定都当你有病。但这么一搜,能找到之前有发帖的人类似的经历,虽然底下人都不信。”
“然后你就学会控制能力了?”
“没,还在摸索。”
“等等,”孙哲平抬起头,“有人来了。”
“玩他一下?”叶修笑了笑,站起身关了灯,将门打开。
门口的人呆了一下,正准备按门铃的手停在了半空。孙哲平没忍住乐了出来,伸手又开了灯。
来人明显没适应光线,眨了眨眼,环顾一圈却将目光定在了孙哲平身上。
“写给谁啊?”孙哲平的笔继续在面前的本子上画着,笔尖却在听到回答后顿了一顿。
写给女孩?女朋友?姐妹还是什么?他抬头扫过青年的脸,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。
“那个……”
那人看上去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了出来:“之前有人吗?”伸手指了指,“茶杯。”而且一看就不是为我准备的,张佳乐心想。都喝了一半了。
孙哲平笑笑,“是啊,看你来就走了。”
张佳乐狐疑的看了看四周,除了自己进来的,没看到其他的门。别说门,连个窗户都没有。他再次将目光转向孙哲平,神态里带了点询问的意思。
孙哲平不置可否的耸耸肩,心想我要说他就在你身后还不得把你吓死。
叶修刚懒洋洋的站起来,给张佳乐让出那把椅子,闻言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孙哲平一眼。孙哲平没理他,盯着张佳乐坐下。
“生辰八字。”他向张佳乐摊开手。
张佳乐为难的皱了皱眉,“这个……没有。”
“钱呢?”
“啊?哦,带了。”
孙哲平报了一个数字,张佳乐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,“抢钱”两个字呼之欲出,还是被他咽了回去。
近一个月的工资啊,他的钱包隐隐作痛。
孙哲平倒是颇为严肃“要是没有生辰八字的话就改天再来吧。”
“噢,”张佳乐似乎认真的想了想,“哎等等,能不能分期付款?”
“……可以。”孙哲平满头黑线的说。

4.
送走了张佳乐,叶修又坐回原位,点燃了烟,若有所思。
孙哲平懒得去理他。刚刚那个青年,感觉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,模样倒是挺好看,干干净净的长相,一看就招女孩喜欢,估计小女朋友已经有了。来这是跟谁道别?感觉不像家里长辈,毕竟他说的是女孩。
他发觉,自己一直在想那个一面之缘的青年。
“哎,”叶修突然伸手敲了敲面前的桌子,“你既然能通灵,帮我个忙呗。”
孙哲平眼光微抬,“拿钱办事。”
“啧,别这样啊。你看咱俩这交情谈什么物质利益啊,何况我还不知道了,用那能力跟吃饭一样,哪用那么多钱,你这就属于欺诈消费者。”叶修笑眯眯的说。
“啧。”孙哲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名字。”
“苏沐秋。”叶修眼神中染了一丝情绪。
孙哲平却突然愣住了。
“没有。”他看着叶修,“或者说我从你身上感应不到。”
叶修微眯了眼,伸手在烟灰缸里将烟碾灭。
“那只有一种可能了。”
“他也是能力者。”